字号: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的的喀喀湖(Titicaca)位于秘鲁和玻利维亚之间的安第斯高原上,湖面海拔3812米。这片高原湖泊孕育了印加文明,几千年来一直被视为圣湖。以浮岛闻名于世的乌洛斯人(UROS)就生活在这片水域上,他们是这里的原住民,已经生活了3700年,是印加帝国之前就已存在的一个古老民族。传说他们的血是黑色的,因此不惧怕高原的严寒。乌洛斯人怕自己的弱小部落被周围的强邻吞没,很早就开始了筑岛而居的漂浮生涯。


从普诺(PUNO)的港口出发坐快艇,大概半个小时后,就看见大片的芦苇丛分布在烟波浩渺的湖面上,水道纵横,这里有数十个由金色芦苇建成的小岛,就是著名的乌洛斯浮岛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
在万能的wiki上找到一张俯瞰图,可以看出水面上很多浮岛连在一起。小岛可以连接起来,形成社区,大的居住着二三十个家庭,最小的岛上只有两三个家庭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
当快艇抵达一座小岛时,便有笑容可掬的乌洛斯人过来打招呼帮助牵船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
拱形门是表示欢迎之意,从这里穿过就算正式上了岛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
岛上仿佛是一个芦苇的童话世界,拱形门,各式房子,和小岛本身全是芦苇建成的。只有你想不到,而没有他们做不到的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
浮岛是这样建造的,先把一种叫香蒲草的大块芦苇根茎用绳子捆住,然后打桩建成一座平台,再在上面用厚厚的芦苇铺垫成一个大草坪,然后在上面修建房屋。一个浮岛的寿命为15年左右,每年都要更换烂掉的芦苇草。走在岛上感觉脚下很软,仿佛走在棉花团上一样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
这是浮岛模型,展示了浮岛的基本构造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
和在库斯科附近见到的安第斯人相比,乌洛斯人更接近蒙古人的模样,他们都有着黑里透红的肤色,宽宽脸庞和浑圆身材。据说印第安人几万年前就是从亚洲跨过白令海峡,逐步迁移到美洲的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
我觉得乌洛斯妇女的五官轮廓很接近韩国人。她们的语言听起来和日语的发音很接近,和印加人的克丘亚语亦不同。乌洛斯人也算是秘鲁的少数民族,他们从外表到服饰到生活方式都和安第斯人截然不同,很有自己的特色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
乌洛斯人现在靠旅游和打鱼为生,每天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
岛上有各种摊位,卖纺织品和芦苇草编成的各种手工艺品;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
这些芦苇草制成的五颜六色的小玩意儿都很可爱精致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
乌洛斯妇女穿的花团锦簇,大蓝大粉配大绿的荧光色,在高原纯净阳光下极富有视觉冲击力。这里民风淳朴,她们大大方方的展示自己的手工艺品,好奇的旅客不时拿起来看看问这问那,最后买或不买,她们都态度和蔼可亲,脸上总带着纯朴真诚的笑容让人看了心觉温暖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
这是浮岛上的灶台炉具,炉台下面垫着的厚厚就是芦苇的根茎部分。在这里生火做饭一定要格外小心,不然芦苇建成的整个岛都会烧掉了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
各个角落种植的小花小草,给金色的浮岛增添一丝色彩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
岛上的草屋虽然屋内面积狭小,却非常干净整洁,被各种芦苇工艺品装饰着也是赏心悦目。就是这样的房屋不会耐寒,海拔3800米的夜里是冰冷刺骨,取暖是大问题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
小岛不大,有个小学校,小女孩背着书包来上课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
只能说高原阳光实在是强烈,小孩子的脸都是黑里透红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
小学生穿的衣服都是一样的校服,也符合岛上的审美,天蓝上衣配粉红裙,白色衣领干干净净,洁白如新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
乌洛斯女性和我在山区见到的安第斯人一样都有乌黑粗重的大辫子,辫梢上用毛线球做的的发饰很打眼,小姑娘的发量着实让人羡慕了。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
 

芦苇做的草船(Balsa Totora)看起来很坚固,两头高高翘起,有点像我们的龙舟。可载4/5个人,用长篙撑驶纵横在浅水区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
交上10索就可以坐草船畅游的的喀喀湖,不失为体验乌洛斯人生活的一种好方式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
临走时,乌洛斯妇女挥手相送,真是一个热情的民族。

印加圣湖上的古老民族,以浮岛为家,据说祖先的血是黑色的。


这些浮岛村落位置比较偏远,对游客来说最好的方法是在普诺参加一日游。如果不介意浮岛上的住宿条件,也可以多待几天。有了旅游收入的支持,乌洛斯人就更有动力把独特的生活方式坚持下去。在世界大同的趋势下,难能可贵。

转自新浪网

阅读() | 评论()
  • 评论

   评论正在加载中,请稍候... 评论正在加载中...

发表评论
内 容:
请根据下图中的字符输入验证码:
(您的评论将有可能审核后才能发表)
和讯博客 | 意见反馈